博客网 >

水墨五色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  (一)

  踏千古之梦,你从水墨中来。你说江南是你的梦,碧水轻漾,梦云烟村。水雾缭绕,你打着纸伞,依约在江南之路,任鞋跟轻打青石,恍惚间击碎了时空的界限,于是心头一抹情思萌动,或许前生过往此般擦肩而过,临去前的秋波流转,那一抹青涩浅笑,成就了今生来世宿命的孽债良缘。

  小巷幽静,影影卓卓。月上枝头,盈盈脉脉,憩于灰褐色的瓦檐下,品上好之茶,看舟头红袖,读清诗宋词,你走进古人画中,走在江南长卷里,呼吸潮润水气。江南之美,如雪白宣纸的分明,似烟雨情思的古典。今天,你人若米粒,却身在其中,安静地坐至通体清透,纵然忘情今夕是何年。

  乘小舟悠悠,忽有琴萧至远方而来,似浩婉凝雪般清扬,如小家碧玉般羞涩,混为天籁,起身四处寻觅之时,琴萧渺渺,散于烟雨,无从辨析。

  琴萧似梦,在这一碰即破的烟水中穿透于波心,你以红尘为墨,以浓情为纸,挥洒沁润,写下缠绵悱恻的清诗,才情为人赋,柔情对人诉,琴萧因人合。

  你说都市拥挤五色人群,你没于其中,自然没有了颜色。何夕,只愿可效仿古人,默默携手对月,畅游江南水墨,共许千年承诺,只求百世如一。天地纵然黑白,情深至浩瀚,那白纸上浓重的一笔,画下千古不变了爱恋,也晕开了水墨之中唯一的五色。

  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融融落日,绵绵流水,袅袅荷香,点点飘萍,暮色弥漫满湖的青荷碧影,红衣翠裳。一枝木桨划破了水声,拨动了荷瓣凉凉的露珠,一串笑声透过霞的衣裳,水的肌肤,在玉盘里脆脆跌落。一叶扁舟,一群少女,嬉闹着争着夺桨,一时间,惹得花动影摇,暗香涌动。那女孩儿,玉簪螺髻,松松挽就,绿衣白裙,婷婷而立,淡淡的橘色光笼罩着她——柳眉弯弯,眸光盈盈,唇畔嗪着微微笑意,悠悠晚风摇动裙角,衣袂翩飞间听她浅浅低吟:“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欧鹭。”轻快的音符如星子闪烁在白荷绿藻间,柔柔地荡漾。

  (二)

  “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。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见有人来,袜铲金钗溜,和羞走。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”丁香枝上,豆蔻梢头,是谁拨动了少女的心弦,把深深浅浅的心事,婷婷袅袅地挂满春的枝头?小轩,书案,香炉,窗外,游丝飞絮,红烟翠雾。那女孩儿素手执笔,却久久不能落下,任一滴浓墨在素箴上层层叠叠荡漾开来,像是相思,早在不经意间,密密麻麻爬满了院里的青藤。“唉——”一声叹息,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!

  踱出书阁,步入水榭,斜倚凉亭,哦,水中那女孩儿,你那酡红的脸蛋为何羞赧,你那娇艳的双唇为谁绽放,是什么让你嘴角轻扬,是什么让你的眸子如此明丽动人?哦!她长大了,在摇曳的花里,在喧闹的鸟鸣里,轻轻地打开情感的门,悄悄探出相思的触角,在浪漫的诗句里,在满纸君名的情意里,在颗颗串起的红豆里,一颗少女的心,乱了!

  女孩儿,谁是那根系在心头的弦,谁是那个搅乱一池春水的影?是汴京城里那书生么,握书成卷,握竹成箫,挥袖间吟落多少华章鸿篇?是他么,一袭白衣,一柄纸扇,如修竹般翩然而立?是他么,那个喧闹的花灯节,满目都是灯谜,你自信的将谜底一一揭晓,那个痴痴凝望你的公子?是他么,长眉入鬓,双眸如星,对着你喃喃自语: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!”,莫名,你双颊绯红,心跳如鼓?是他么,月老的红线缠绕的彼此,情丝似网,剪不断,理还乱?

  那女孩儿捂住发烫的脸,挽起袖,弯下腰,纤指在水面上飞快的写着:“绣幕芙蓉一笑开,斜偎宝鸭亲香腮,眼波才动被人猜。一面风情深有韵,半笺娇恨寄幽怀,月移花影约重来。”

  (三)

  烟雨霏霏,杨柳依依,小桥弯弯,丝竹渺渺,桥畔,一把油纸伞,半湖烟雨,掩映着一张清丽的容颜,那女子她黑白分明的眸子像一汪春水,荡漾着柔柔的光,她的眉梢唇角轻舞飞扬,她的怀中桃花嫩红梨花粉白,她是三月的杨柳风里一首写意的小诗,流淌着初春的娇艳与妩媚,她对着怀里的花儿轻语:“泪染轻匀,犹带彤霞晓露痕。怕郎猜道,奴面不如花面好。云鬓斜簪,徒要教郎比并看。”花美?人娇?桃花人面两相映。但愿天下解花人,莫负柔情千万缕。

  聚散依依,空阁寥寥,那女子曾把酒东篱,染暗香盈袖;也曾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;曾斜倚西窗,问海棠依旧;也曾薄衣初试,绿蚁新尝。奈何,还是怕离怀别苦,多少事、欲说还休,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情到深处,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薄薄娇恨,点点离愁,似挂在花蕊上的清露,颤颤崴崴,泫然欲泣。

  (四)

  黄昏,微雨,那女子双眉紧锁,长长的睫毛上一粒泪珠像湿了翅膀的蝴蝶,在晚风中轻轻颤抖,她消瘦的身形,薄薄的衣衫,在深秋的浓愁里伏在窗前的书案上浅睡。梦中,有荷塘争渡,秋千荡起笑语无数;回首嗅青梅,有暗香盈袖;曾问海棠依旧,却是绿肥红瘦;有临水照花,踏雪寻梅的诗情,菱花镜里,对镜贴花黄的雅意;曾琴起箫动,奏尽多少情真意重;填词作赋,描尽多少清词丽句;有落花微雨,执手相看,尽在不言中的默契;也曾把酒黄昏后,赌书泼得茶香留;有汉水乌江畔,语落铿锵“生当做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

  帘卷西风,吹去一枕清梦。前尘似水,毕竟东流去。风挟着雨袭来,徒留一脸疼痛。雨里,埋藏什么,流逝什么,诉说什么,倾听什么,呵,雨声,滴损柔肠。风萧萧梧叶上,雨点点芭蕉间,哪堪风雨添悲伧,哪堪风雨卷凄凉。风雨儿怎当,风雨儿定当,风雨儿难当!

  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雨丝细如愁。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那燕儿,可是旧时相识?泪眼问花花无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!那花儿,可曾沾上葬花人的眼泪?那花儿,也曾明媚鲜妍,着意争春,终是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

  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?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满地黄花堆积。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守著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?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、愁字了得!

  那女子痴痴凝视窗外,一席秋色,满目悲凉,她披挂满身的浓愁,一腔离恨,半世寡欢,纤弱的肩膀,左边是亡夫怨,右边是离国恨,浓浓郁郁,化作缕缕银丝缠绕在发间,凝成一泓秋水刻在眸中。如此深刻的,惆怅!任秋雨潇潇,秋风飒飒,在天地间傲然而立。

  那个清秀婉约的女子,如一道遗世而立的风景,斜插在多舛的命运,沉重的历史里,她幽幽的一声叹息,跨越千年,仍凉凉地响在耳畔。她似一首清丽的词,婉转而多情,似一首凝重的诗,执笔为戈,敢问天语。红颜香骨,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

<< 考研还是工作: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... / 赏心悦目的今生今世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ivy205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